您的位置: 主页 > 欧洲人从仿制入手开启了陶瓷中国风收藏天地雅

欧洲人从仿制入手开启了陶瓷中国风收藏天地雅

【编者按】神州就是(或者更确切地说它过去就是)那一望无垠的大陆,它处于已知世界的东边疆界之外。关于这片充满神秘色彩、魅力无穷的土地,诗人才是唯一的历史学家,而瓷器画匠才是最可靠的地形学家。

自从13世纪马可 波罗游历亚洲,关于遥远东方的想象便成为欧洲人头脑中挥之不去的奇景。《中国风:遗失在西方800年的中国元素》通过800年来的艺术作品,考察了欧洲人对于中华帝国的理想化认识是如何变化和发展的。

代夫特陶器工厂生产的瓷匾

中世纪的时候,少量的中国陶瓷也运到了欧洲,虽然在这种商品方面好像并没有出现什么有组织的贸易。然而这种商品,马可 波罗也仅仅是提到过一次。他显然觉得没有必要去描述它,没有必要对它在德化的低廉价格说上一二,也没有必要对它的生产过程进行精细的描述。他的记述表明,他的读者们或许已经见到了瓷器样本,他们或许有了一个主要印象,知道用一个威尼斯格罗特就能买到不少于8个用这样珍贵材料做的杯子。因为,跟粗糙的器皿(这可是欧洲制陶工人的顶级之作)相比,即便是最简单的中国陶瓷作品(例如威尼斯圣马可博物馆收藏的据称是马可 波罗亲自带回来的那个罐)看起来确实也是极为精致的。不过,有关运达中世纪欧洲的瓷器最早的文字记录出现得还要晚一些:一个灰白色的瓶子因一道银框而变成了一个大口水罐,银框上面饰有1382年驾崩的匈牙利路易大帝(Louis the Great of Hungary)的盾形纹章。15世纪时,埃及的统治者们就把中国的瓷器当作礼物赠送给威尼斯的共和国总督们。第一件在1442年赠送给了福斯卡利总督(Doge Foscari)。很可能就是从这些总督里某人的藏品当中,乔凡尼 贝利尼(Giovanni Bellini)构思出了他在《众神的盛宴》(Feast of the Gods)中画的那个明朝瓷碗。毫无疑问,他认为唯有陶瓷才配用来盛放众神的美酒与美食。

乔凡尼 贝利尼和提香的画作《诸神之宴》(局部),位于画面后排中心位置的女神和男神手上和头上的是中国明朝样式的瓷碗。

1498年,瓦斯克 达 伽马的航行重新开启了到东方的海上路线。此后,运到欧洲的陶瓷数量不断增长。不久,差不多所有最穷的君主们都会夸耀,说在他们的艺术藏品中有几件精挑细选的宝贝。除了无以计数的陶瓷器皿,皇帝查尔斯五世(Emperor Charles V)还拥有一套盘子(现存放于德累斯顿),上面有在中国装饰上去的、他自己的标记和徽章。另有一份详细目录表明,西班牙菲利普二世(Philip II of Spain)的藏品绝不少于三千件。即便是远在未开化的英格兰,亨利八世也拥有一件 一个 陶瓷玻璃杯,两个杯柄饰以金银,而杯盖则饰以宝物和石榴石 。而另外三件则于1587年和1588年作为送给伊丽莎白女王的贺礼藏于珍宝馆中。欧洲对于中国陶瓷的需求如此巨大,以至于在16世纪末以前,中国陶工就已经开始为欧洲市场而特意生产青花瓷器陶器了。

公益广告
上一篇:runningman常去的地方
下一篇:没有了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